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

本文选自连载小说《风云小子》第七章----大师辈出

(此处已增加小说卡片,请到今天头条客户端查洛克王国白居易看)

马平博在台上喋喋不休,说着听似不可捉摸的废话,直教人浑身起鸡皮疙瘩,方清宇都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不得不敬服自己的定力,居然听到马平博讲演结束。

“感谢马教师的厚意讲演。”主持人拿着话筒走上台满脸堆笑,“马老是书法界的顶尖威望人士,书法造就之高全国罕见,那么下面让我们一同赏识,马老现场泼墨的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壮丽局面。”

这牛皮吹的、马屁拍的让方清宇蓝柑是什么无意识的打了个激灵,伸手掏了凶恶触手掏耳朵,不屑地看了看主持人。

这时两个面庞姣好、穿戴露出的性感美人面带微笑地走上台,熔火前哨的攻势慢慢的拉开了两米多长的宣纸。

台下观众目光紧紧的锁住台上的两位美人:齐肩上衣包裹的两座山峰极是雄伟,似乎要撑破上衣喷薄而出一般;紧身超短裙紧紧包住紧俏的翘臀,让人思绪万千。台下观众看的是两眼发直,口水直流,不禁地叫到:真是尤物啊!以致于都没人介意到台上的马平博。

马平博捋了捋胡须“嗯哼”了一声,将观众的注意力拉回到了自己身上,随后提起手中的笔,自豪的说道:“我手中的这支笔叫‘煞妖孽受笔’,属祖传宝藏,传到我这辈已经是32代了。通过我近四十多年的书法研究学习,总算做到了‘我是结语,结语是我’的最高境地。”

其实,所谓的“结语”也只不过王全友是马平博自我举高的手法,标榜自己是书法界的“天煞孤星”。

方清宇在台下一向看着台上的美人,并没有介意马平博的大吹大擂,直到马平博说道“我是结语,结语是我”时,差点没笑作声。

与此同时,方清宇运起青龙真气,仔细的看了看马平博手中的所谓“结语”,那只结语尽管制造古拙精巧,但却没有一丝灵气,想来只不过是用来糊弄人的现代物品算了。心道:真TM能吹。

“那么现在让我现场泼墨,看看我是怎么做到人笔合一的。”马平博忽然举高了声响。

接着马平博h福利提起“结语”,拉了拉衣袖,将“结语”沾满了满足的墨水,对着两米长的宣纸,跺了一下交,并喊了声“嘿”,便额前叶开端写了起来,一边写一边回头对着观众说道:“这便是人笔合一,即便不必看着纸张,我也能笔底生花。”

书毕,马平博气沉丹田呼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,朝台下使了个目光。

“马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老这幅书法,刚毅中不失潇洒,雄壮中不失娟秀,犹如黄河滚滚,长江涛涛,真是书法中的上品啊!”坐在最前排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得到了指示,赞道。

“写的真好!”

“真是古今第一人!”

“公然不愧为大师啊!”

……

世人听到有人开端赞许,也跟着赞同了一番,要不然显得自己没有档次。

“大师,能给我讲讲您写的是什么字吗?”李盛怀站了起来,指着宣纸上如狗撒尿般的波涛线。

在一片赞许声中,李盛怀的这个发问,显得格格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不入、犹为尖锐。

沉浸在夸姣中的马平博,被这么一问,瞬间愣了愣,说道:“你是在质疑我吗?”马平博盯着李盛怀,眸中闪过一丝寒光,已然愠怒。

“不敢,我孤陋寡闻,真不知道大师所写的是什么字?”李盛怀从容不迫的答复道。

其实李盛怀所问,也是世人所欲知,都纷繁看着马平博。

马平博只顾着自己夸耀,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写什么字,一时间竟答复不上来。提起桌面的茶水喝了一口强作镇定,回头左右横扫了一下自己的著作,目光落在抬画的大胸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翘臀的美人身上,方才马平博只顾着做作自己,竟彻底没有注意到两位大胸美黑陨石炸鸡女,所以情不自toptoon漫画禁的叫了声:“这是波涛汹涌啊!。”

“好一个波涛汹涌,真是如字如花,江湖双响炮意蕴悠远。妙,真是妙啊!”第一排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再一次夸大地赞许。

“妙,确实妙!”

“真是意蕴悠远,难得一见!”

……

世人又是一顿赞同地赞许。

陶醉在美色中的马平博听到台下的赞许声,总算回过神来对面向观众,正襟危坐地说道:“焦虑和质疑是发明不了价值的,只要信任威望才是真理。”话音未落,马平博的眸带愠怒地直指李盛怀。

台下响起一片火热的掌声。

掌声毕,主持人有上台介绍道:“这幅著作是马老的得意之作,可谓经典之作,有没有人做了爱乐意购买的?起拍价……”20万还没说出口,只听见台下一声“慢着!”。zxxxxx

世人眼光齐刷刷地闻声而去,只见一个俊朗少年站了起来。李盛怀拉了拉方清宇,细语道:“清宇,你干什么呢?”

马平阳道博极为愤恨的瞪着方清宇,眼冒火光。

方清宇拍了拍李盛怀以示安慰,又看了看马平博愤恨的双眼,笑道:“马老,别误会,我是马老的忠诚粉丝。我暗血部队描摹了马老的一副字画,期望马老可以点拨一二。”

马平博见有人描摹自己的著作,心中一喜,面色渐悦,招了招手说道:“送上来我看看,年青人好学是功德。”

方清宇拎着方才李盛怀送的字画走上台,呈到了马平博桌前

马平博男肉畜定睛一看,乱糟糟的不知道所云,真是亮瞎了双眼。暗道:这位年青人说描摹的是我的著作,我也欠好直接说自己不知道写的是什么。所以故作仔细的观摩了起来,顷刻之后,对着方清宇说道:“年青人,你这幅著作笔力踏实,毫无力道,称不上佳作,还得勤加练习,只不过你这么年青能写出这样的著作,算很不错了。”

“我这副著作能拍卖吗?”方清宇故作严厉地问道。

马平博“啊”的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一声,难以想象的看着方清宇,然后大笑了几声,“年青人不知道天高地厚,描摹了几个字就想卖钱,真话跟你说,你这幅著作不值一文,在座的各位都是极有档次的人,你问问他们有没有人乐意买?”言语间极是不屑。

“好,我自不量力的给在座的看看。”方清宇等的便是马平博把话说死,当行将整副画打开递给台下观众传阅。

半个小时后传阅结束,台下默不作声,世人为难的望向马平博。

马平博见世人看着自己,又见第一排中年男人用力给自己使眼色,但却不知何意,站也不是、坐也不是,极端的不自然。

这时站在台下的方清宇打破了这为难的冷场,笑道:“大师,这是一副您的亲笔书法。您自哈弗h9,这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,咯己都不知道吗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马平博怔了一下。

“您自己看落款和印鉴,比照一下,不就一览无余了。”方清宇笑道,眸中闪过一丝寒意,他最瞧不起这种滥竽充数、大吹大擂的所谓大师。

马平博下台夺过方清宇手上的字画,看了看落款和印鉴,果真是自己的著作。本来方清宇说要让自己点拨的时分,龙之海上帝国将印鉴和落款的部位折去,一时不察之下,自己将自己的著作贬得一文不值,不留一点点地步。

“落款和印鉴都是假的,这不可能是迷你忍者没声响我的著作。”马平博狗急跳墙,做着最终地挣扎。

“假不假,大师拿左忠良出印鉴比照一下就知道。”方清宇凌厉的目光直指马平博。

马平博知道自己赖不过去,看了看直播的开麦拉,现在不仅在世人面前出了大丑,还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自己是一个骗子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马平博眸带火光地扫了方清宇一眼,如小丑般难堪出溜。

(此处已增加圈子卡片,请到今天头条客户端检查)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